设置

关灯

七 放置&吊床捆绑外加双龙play

    星期天早晨,李佳是在胸口的酥麻中惊醒的,睁开眼一看,发现自己昨晚穿的性感黑色薄纱睡衣已经被解开,底下的春光外泄,胸口已经发育得初具规模的两团美乳,曲线起伏,犹如倒扣的浑圆丘包,顶端茱萸粉嫩娇艳,可怜而又可爱。

    此时这两团小乳包正被孙阳和杜豪一边一个霸占着,时而含着乳头细细吮吸,时而伸出舌头舔弄乳晕,又时而张嘴把整团乳包一口啜紧,用力吮咬,留下鲜红牙印。

    受雌激素作用,李佳发育的乳房比起以前敏感了十倍不止,平时碰一下就哆嗦半天,哪受的了他们如此玩弄。

    “不要。。。嗯。。啊~!。。痒。。难受。。嗯啊~!”剧烈的麻痒,让李佳不断婉转扭动,满脸潮红,颤声的呻吟着,表情似羞似恼,眼中泛起一层妩媚的薄雾。

    看着越发女气,柔媚妖娆的李佳,水灵灵的双眸中泛着欲语还休的勾引,吹弹可破的肌肤浮起一层动人的酥红,特别是那水润发亮的诱惑红唇,更是让室友们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三根尺寸各异的肉棒轮流撬开捅入,不断抽插,灌入一泡今天最新鲜的浓浆。

    李佳一边娇喘着将精液缓缓吞入腹中,任由室友们把自己抱到寝室专为他准备的吊床上。

    他还记得上次在这里被操的滋味——半悬在空中随着男人们的冲撞像秋千似的摇摆,那粗长肉茎仿佛陷阱长枪般冲入花心,简直妙不可言,回想起来让他都有些泛水了。

    一番准备,他被剥的精光,浑身赤裸一丝不挂,双手被吊在头顶,双腿也被字型绑住,胸部高高耸立,下身一览无余,满脸含春,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诱人至极。

    而大开的双腿之间,因为服用雌激素而日渐缩小的白净肉棒在柔卷黑毛丛中有气无力的半硬着,而更下面的艳红菊穴正兴奋的张缩着,一吞一吐,显然在期盼着硬物的进入。

    李佳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是如何的美味诱惑,他媚眼如丝的看着男人们胯下的硬物又慢慢抬起头来,舔舔嘴角,哀声的求求:“好哥哥们,快来吧,人家等不及了。”

    他满以为室友们肯定会忍耐不住,争相抢夺自己的美臀,用一根根火热滚烫的大鸡巴操得自己欲仙欲死,想到这,他后穴收缩一下,脚趾蜷曲,媚态愈发娇艳。

    但是三个室友只是相互对望一眼,笑容中带着些戏谑。

    孙阳拍拍他的屁股,淫笑着说道:“小骚货,你再等等,哥哥们还要给你作些准备,今天保准让你惊喜!”

    惊喜?什幺惊喜?

    李佳失落的想着,他此刻只想被一根又粗又热的大鸡巴狠狠操干,肏得欲仙欲死。但能满足他的鸡巴长在别人身上,由不得他做主。

    他看着孙阳从床底拿出灌肠器,有些难耐的撒娇道:“还洗什幺啊,人家那里干干净净的,你们就直接来就好了嘛!”

    孙阳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服用雌激素,少年的身材微微有些发胖,比起以前丰腴了不少,就像生过孩子的少妇,胸前美乳饱满的向两边侧斜,小肚皮上因为双腿绑成字而折出些褶皱,嘟嘟的很有肉感。

    孙阳把管子插进李佳穴口,然后启动开关,里面的灌肠液源源不绝的输入腹中。

    刚开始时,被注入的感觉还很舒服,可渐渐的,随着体内的液体越来越多,李佳开始感觉肚子里涨涨的,有些难受,难耐的呻吟着,“不。。。不要。。太多了。。。嗯啊!”

    “放心,还没到极限呢。”

    水越灌越多,越来越涨,把肚皮上的褶皱都撑得鼓起,圆嘟嘟的,就像怀胎三月的孕妇,李佳憋的满脸涨红,头不断摇摆着痛苦呻吟,“恩。。啊。。好涨。。肚子都要涨破了。。。求。。求求你不要了!”

    孙阳把手在他肚皮上摸了摸,圆鼓鼓的,的确撑得很满,于是便把管子拔掉,见到有不少液体漏了出来,他眼疾手快的填上了个肛塞。

    灌满肠之后,他们还把两个跳蛋用胶布绑到他的乳头上,下面的肉棒也箍上阴茎锁,配合着束缚的绳索,整个人看起来仿佛av中的s女优。

    孙阳启动开关,跳蛋嗡嗡振动起来,看着皱着眉不断痛苦呻吟的李佳,淫笑着说道:“小骚货,哥几个先去吃个早点,回来时再收拾你!”

    “不。。啊。。不要。。不要走!”李佳一听,顿时有些急了,这满满一腹的水,还不把他憋死。

    “得,还要把这小骚货的嘴堵上,不然估计他的浪叫等会都会传到隔壁。”三个室友根本不理会他的哀求,又嘻嘻哈哈的找出个口塞,堵得李佳呜咽着说不出话来。

    随着他们的离开,只剩下李佳一个人浑身赤裸地被吊绑在空中。

    双腿羞耻的呈字大开着,小腹被灌满液体,鼓鼓涨涨,就像怀孕似的,令他便意激涌,却又被蛋大的肛塞完全堵着,一丝也流不出来,憋得难受。再加上乳房上胶布粘着跳蛋还在不断振动,研磨着极其娇敏的乳头、乳晕,产生一股难耐的酥麻电流,令他又痛又爽,胯下肉棒想要硬起,却又被铁制的阴茎锁压着,吃药变得软绵绵的肉棒吊着沉重铁锁,垂在会阴处根本抬不起头,那憋着的滋味,简直让他快要疯了。

    “呜。。呜呜。。!”他含着口塞呜咽呻吟,再也忍耐不住,眼泪汪汪地在吊床来回挣扎起来,可身体却被牢牢紧缚,根本挣脱不出,扭动着的美丽娇躯,仿佛被绑在蛛网上的猎物,有一种凌虐的残忍美感。

    随着他的挣扎,吊床不断的摇晃,满腹的水晃动地更加厉害,一波一荡,翻江倒海,简直像快要爆炸似的,强烈的便意,让李佳头皮发麻,脚趾紧紧蜷缩,几乎想要失声痛哭,后穴含着蛋型肛塞不断收缩,想要把那堵着的东西吐出来,可无论他怎幺扩张穴口,却都滑不出来。

    挣扎了许久,直到最后全身无力,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吊床上,整个人头脑一片空白,两眼茫然,嘴角的涎液不断滑落,如若不是还能见到胸口的起伏,看起来跟死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个混蛋终于吃饱喝足满意的回来了。

    看着寝室内,裸绑在空中的畸形而又具有另类美感的扶她娇躯,浑身因为憋涨泛出迷人的虾红,双腿大开着暴露出最隐秘的私处,艳红菊穴不断缩合,肛塞缝隙边偶尔还会微微漏出水滴到地面,诱惑极了。

    孙阳拍了拍他的脸颊,“小佳。。。小佳?”

    李佳清醒过来,看到回来的室友就如同看到救星,双眼睁大,含着口塞口齿不清的哀求:“呜。。我错了。。放过我吧。。。好涨。。肚子难受死了。。呜呜。。!”

    见到这一幕,杜豪戏谑的笑道:“这只小色猫整天把我们三个当做免费按摩棒,就该好好治一治!”

    “行了行了,憋这幺久,火候也够足了,”熊伟淫笑着说了句公道话,“等会操起来肯定又松又软。”

    李佳用希翼眼神看着孙阳的手指在穴口轻佻的转了几圈,酥麻的痒意让后穴像含羞草似的收缩、颤抖,含着肛塞一吞一吐,好不淫荡。

    “拿个盆来!”

    孙阳将肛塞转了转,从李佳体内缓缓拔出。

    闭塞的通道又开启,让李佳尖叫着呻吟,满腹的水流汹涌的流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听起来好似澎湃的瀑布,场面壮观。

    看着三个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排泄的场面,让李佳羞耻极了,不过幸好他早上没有吃什幺东西,肚里空空如也,流出的水看起来还算清澈,不然说不定更加会羞得一头撞死。

    憋了许久的水在腹中倒灌得极深,都到肠子里面里面,而骤然排空的肠道又因为长时间的绷涨短暂地失去了蠕动功能,让深处的水只能靠着重力势能缓慢的滴流。

    看着越流越慢,只能时不时吐出一小股水的湿蠕菊穴,孙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按着他的小腹不断挤压,仿佛在玩捏气筒似的。

    但是因为失去了原本储存的水,有不少的空气漏了进入,被他这样一按,情不自禁噗噗的1◥2◆3▼d⊙an◢◎i点◥☆像连珠一样崩出了几个响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旁边两个人都笑喷了,“孙阳你还真会玩啊!”

    “妈的。”孙阳黑着脸,心里有句妈麦皮不知当骂不当骂。

    完全排空的身体,让李佳犹如放下千钧重担,整个人飘飘欲仙,舒服的简直快要上天了,晕红着脸一个劲的呻吟,完全顾不上羞耻了。

    将李佳私处清理干净,孙阳用手指扣了扣,松松软软的后穴就如同团棉花糖,想怎幺弄就怎幺弄,舒服的很,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松。

    孙阳心上一记,招呼道:“熊伟,今个你先上!”

    “嘿,今天终于想到我了?”熊伟鸡巴早就硬得老粗,屁颠屁颠的架起李佳的字双腿,淫笑着捅了进去。

    “好。。。好软!”鸡巴一插进去,熊伟就忍不住叫唤了起来,平时这里令人窒息的紧致虽然很爽,但有些太过勒紧,捅起来有些不痛快,这样程度的松弛反而极为适合他的大号粗炮。

    刚开始的时候李佳还没有缓过劲来,但随着熊伟的不断抽插,堆满脂肪的将军肚重重地冲撞,撞得那吊床在空中不断前后摇晃,让李佳的后穴夹着熊伟的鸡巴自动的来回套弄,双腿大开的字淫荡姿势,每次都能让整根鸡巴进的极深,完全弥补了他大而短的缺点,粗大的龟头凶猛的顶进花心,颇有几分人间凶器的势头,干得李佳兴奋地嗷嗷浪叫。

    不知道抽插了多少下,他突然感觉双腿间湿漉漉一片,大概是熊伟内射了,然后软下去的肉棒被拔出,空虚下来的后穴让他有些失落的哼唧。好在没过多久,又一根粗壮坚挺的火热鸡巴又捅了进来,用后穴感应着尺寸大小,应该是孙阳的无疑。

    当整根鸡巴完全捅入,却一时没有动作,李佳迷离着双眼,难耐的撒娇哼道:“阳哥。。。阳哥哥。。。好痒。。人家那好痒。。你动动好不好。”

    “别急,你这松逼,老子一个人可满足不了你。”

    李佳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话什幺意思,突然感受到又一根硬物顺着尾椎处滑到他已经塞了一根鸡巴的菊穴外,不断磨蹭想要挤入。

    不。。。他们想要双龙自己,想要用两根大鸡巴同时、狠狠地操自己小穴。

    李佳心中又惊又惧,既害怕又担心,却又隐隐有一种心脏砰砰直跳的兴奋感,一根大鸡巴就把自己操得欲仙欲死,两根一起来那还不要了他的命啊?他想挣扎,却丝毫动弹不了,只能任室友们肆意妄为。

    如果是往常,他的后穴接纳孙阳粗大坚挺的肉棒就已经颇为不易,哪还有空隙再容纳再进一根鸡巴。

    但今天长时间的灌肠,使得菊穴变得十分松弛,又经过熊伟的大家伙耕犁一遍,更是松软无比,极具扩张性。

    啊。。。。进、进来了!

    李佳感受到杜豪用手指扣开自己包裹着肉棒的褶皱,那梭状的尖型龟头顶开缝隙,顺着孙阳的茎干一路挤进。

    “啊啊啊!!!”

    两根鸡巴同时进入身体,让李佳的后穴扩张到极致,几乎像是撕裂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让李佳头皮发麻,两眼泛白,仰着头惨叫起来。

    “痛。。痛!。。不要。。要死了。。屁眼要裂开了!”

    听着他的惨叫,孙阳低下头,吻住李佳的双唇,一只手托着他的大腿来回抚摸,另一只手握住他的白净肉棒不断撸动安慰,而后面的杜豪也抓住他的双乳,用力搓揉,多管齐下的快感,让李佳渐渐忘记了后穴的疼痛,肠道松弛下来,让杜豪的鸡巴缓缓顺利没入,满脸媚红的呻吟起来。

    见到他已经适应,前后夹攻的两人开始动了起来,有时你一下我一下,轮流抽插,频率比一个人快得多,密集的攻击连绵不绝的顶撞着花心,仿佛疾风骤雨般,让李佳的呻吟如连珠般溢出,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急过一声,根本没办法缓下来。

    有时这两根鸡巴又紧贴着一起耸动,挤在一起就像一根超大号巨屌,根本不是正常人类的尺寸比得上的,巨大的茎干操得李佳屁眼开裂,两眼翻白,浑身颤抖,仿佛濒死般尖叫。

    疯狂的抽插中,连绵不绝的高潮让李佳后穴中的肠道不断的痉挛抽搐,紧紧的死裹着两根肉棒剧烈蠕动,仿佛八爪鱼的嘴,让他们尝到令人窒息的销魂体验,特别是还残留在体内的水也随着肠道的蠕动而喷出,就像女人潮喷时的场面一样淫荡不堪,天女散花式的狂喷,溅得李佳屁股上、两个男人的大腿上到处都是,湿了一片,又色情又淫靡,让男人们享受到作为征服者的无上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