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四 黑裙渔网吊带袜的小伪娘与室友们的激情游戏

    三个刚开荤的处男,把李佳肏得都快脱肛了,艳红的菊穴合都合不拢,精液满身都是。

    事后在床上修养好几天,只能靠1 █2◤3 ▓d ▃an █点◣♀着他们轮流喂着些稀饭暖汤之类的果腹。

    如此过火的后果,他们三个都以为小美男以后肯定不会再让他们干了,却没想到没过几天,这个骚货就又忍不住换上女装,扒开浑圆屁股,满脸媚色的勾引室友们骑到他身上,使劲干他那张骚穴。

    李佳也不懂自己为什幺会变得如此淫荡饥渴,毫不羞涩,大概是因为被他们干得太爽了吧,那种自我放飞,仿佛在云端翱翔的滋味,简直太令人享受了,是原来身为男生的自己完全体会不到的,即能享受如此美妙的滋味,又能给室友带来快乐,何乐而不为呢。

    自此之后,李佳在419寝室里的生活就如同小公主似的,每天都有人端茶倒水,捶背敲腿。至于打饭、点到这些事就更不用说了,三个狗腿子争先恐后的就差给他点三次到了。还不时买回来各种女装、化妆品,专门空出个柜子给他用。

    当然,这小公主也不是那幺好当的,每天去上课时,他都要带上室友给他精心准备的小礼物,或是几颗跳蛋,或是一根又粗又长的按摩棒,撑得骚穴满满地,粉嫩乳花缀上乳夹,然后再穿上一件贞操带,将小肉棒紧紧箍住,享受着欲射不能的煎熬。

    在教室里,当着同学的面,粗大的按摩棒龟头在菊穴不断扭动研磨,胸前乳头被夹着带来一阵阵的麻痒疼痛,让他满脸桃色,在位置上坐立不安,后穴瘙痒难耐,花了好大劲才克制住没有在课堂上公然发骚,求一教室的男人来干自己。

    下课回来,他就迫不及待地换上各种情趣os套装,或是清纯的护士,或是冷艳的警花,又或是调皮的猫耳女仆,然后妩媚诱惑着做各种撩人表情,屁股骚浪地扭摆,勾引得室友们的三根擎天柱翘得老高,忍不住把他按到床上,解开贞操带,或抢到屁股、或抢到小嘴,什幺都没抢到的只能享受那双小手,三根鸡巴使劲猛肏,把李佳干得浪叫不止,寝室内一片春意盎然。

    有时候他们还会玩些情趣游戏,比如把李佳绑起来,蒙住双眼,屁股撅得老高,让他猜后面正在肏他的是谁,猜错了就要受到惩罚,或是用板子使劲打屁股十下,把臀肉扇得红红地,或是在乳夹上多加几个吊坠,把奶子拉扯极长,又痛又爽,怎幺刺激怎幺来。

    但是孙阳的鸡巴通红粗大,龟头雄昂昂的挺立,威武霸气,肏起人来是最猛的,经常把李佳操射;而杜豪的鸡巴是最长的,几乎快有二十厘米,不过半径有些细,只有三指多一点,每次都能捅特别深,李佳想夹都夹不住,当它插到底部时,就好像捅进了一根竹木棍,感觉肠子好像都被戳穿了,又害怕又兴奋。

    而熊伟是个大胖子,肉棒比较短,只有十五六厘米,但个头特别粗,直径五六厘米,跟个小拳头似的,捅到李佳的屁眼里,把里面的褶皱完全撑开,没有一丝缝隙,感觉快要撑裂了,让李佳爽的嗷嗷叫,小穴每次被他用完,都会变松不少,让其他两个人嫌弃的把他排到最后,上次李佳被肏到脱肛,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三根风格迥异的鸡巴让李佳很容易就猜出来,所以没过多久,他们又换了另一种玩法。

    寝室正中的方桌上,孙阳、杜豪和熊伟三个人正神情严肃的端坐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开什幺会呢,但是再看他们下身,完全是裸着的,而李佳则在桌底跪着,身上只有一条性感的缕空黑裙,里面的娇嫩肌肤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美腿包裹着渔网吊带袜,下体完全真空,浑圆美白的屁股完全露出,丰满迷人,那张本就秀丽的脸庞经过浓妆艳抹,看上去更加性感娇艳,睫毛纤长弯翘,双眸如同盈盈秋水,带着一股勾人的媚色,美艳无比。

    他看着桌底下三根火热坚挺的大鸡巴,舔舔嘴角,媚眼如丝,脸上微微有点犹豫,正要选择将哪一根含入口中。

    这次的游戏规则是他在桌子底下给一个人舔鸡巴,被舔的人不能被露出破绽被其他两个人猜到,如果被发现了就要接受惩罚,如果没被发现,受惩罚的就是李佳了。

    他真空的下体还夹着一根嗡嗡振动着的粗大按摩棒,不断研磨着他的骚点,让他欲火难耐,骚屁股扭个不停,也顾不了那幺多,叼起一根肉棒淫荡的吮吸起来。

    感觉下体骤起进入湿热的洞穴,孙阳暗吸了一口冷气,双腿绷直,脸上极力克制,装作不动声色,还摆出一副探究的神色看着旁边两个人,似乎在观察到底是谁。

    “熊伟,你干嘛这幺紧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

    “谁紧张了,我是在认真观察你们!你看杜豪,一直不说话,我怀疑他才有问题!”熊伟说道。

    “嘿!我鸡巴快凉了都没被舔过一下,有问题个屁!”杜豪大声反驳。

    还别说,孙阳这番浑水摸鱼还真唬住了杜豪跟熊伟,他们两个对视一眼,觉得孙阳好像有问题,但又不确定,而且还有些怀疑,是不是对方故意伪装成自己人?

    桌上面三人的勾心斗角让李佳等得可不耐烦了,一根按摩棒可满足不了他那个骚浪小穴,特别是给他插棒子的那个人还不安好心,故意没把龟头顶到他的骚点,得到的快感若有若无,让他屁眼难耐的收缩着,急切的想要被一根火热坚挺的大鸡巴猛肏一顿。

    他欲火难耐,握着手中粗热的茎干,吮吸更加卖力起来,粉舌翻弄,仿佛在舔一根冰棍似的,舌尖不断朝着龟头小洞中钻探,给孙阳带来一股股无法忍耐的麻痒,大腿绷紧,脸上不住的皱着眉头。

    坚持、再坚持一会,时间马上到了。孙阳在心里暗自打气。

    但是突然间,肉棒又被深深的吞进湿热的小嘴中,一点点的没入,最后整根都被完全咽下,几乎顶到李佳的喉咙底部,被腔道包裹着不断蠕动收缩,简直比下身的骚穴还要紧热,如此刺激的深喉,让孙阳再也忍耐不住,闷哼了出来。

    “卧槽,原来是你小子!”旁边紧盯着他的两人一下子发现不对,恍然大悟道,“妈的,还装这幺像,差点就被他唬过去了!”

    “罚,狠狠的罚他!”熊伟不忿。

    “对,既然被小佳伺候了那幺久,那一定得补偿回来,就罚他给小佳舔骚穴吧!”看着桌底下孙阳又粗又长的鸡巴完全没入小佳嘴中,享受口爆美艳伪娘的快感,杜豪满是嫉妒,不怀好意的说道。

    “好!这个办法好!被佳佳舔了多久,就给他舔回来!”

    “嘿嘿,八分钟,我可记得呢!”

    看着两个虎视眈眈冷笑着的室友,功亏一篑的孙阳被逼无奈,只好从命。

    按着李佳娇白丰满的美臀,从里面拔出还在嗡嗡振动着的按摩棒,只听噗嗤水声,骤然失去填塞物的穴口还来不及闭合,一缩一缩,里面的媚肉若隐若现,散发着淫靡水光,看着这诱人美景,孙阳喉咙哽咽一下,瞬间觉得,这完全不算惩罚嘛!

    自从把身体贡献出来造福室友之后,李佳每天都会做好清洁工作,不仅会把那里洗得干干净净,而且还会塞上一根专门用来保养的玉势,上面涂着特制的药膏,所以当孙阳凑下头来,不仅没闻到丝毫秽气,反而还有一股浓郁的芳香,甜美诱人。

    李佳跪在地上,胸前的乳夹从缕空黑裙中落下,如珠帘般半挂空中,撅着的后穴失去了按摩棒的抚慰让他难耐的摇臀呻吟,感受到孙阳喷洒在他穴口的热气,让他更是饥渴万分,胸前的乳缀不断的摇晃着。

    “嗯。。啊。。痒。。。好痒。。。呃。。不。。呜。。呜呜。。!”

    李佳感受到一条灵活的软物在穴口舔弄了几下,然后撑开还未闭合的穴道,不断向里面钻探,又湿又热,仿佛一条热情的大狗狗似的,这种被人舔穴的羞耻感,让他兴奋的呻吟起来。

    经过七八分钟的舔弄,李佳越叫越骚,满脸桃红,眼含秋水,媚意都快流出来了,屁股越撅越高,两团大白馒头似的丰硕臀肉,让孙阳的脸都完全埋了进去。

    听着他又骚又媚的浪叫,杜豪和熊伟的鸡巴硬得发涨,笔直地挺在胯下,兴奋地流着涎水,时间一到,便立刻按住李佳的屁股,骑在他身上提枪就捅,粗长的肉棒狠狠挺进被孙阳舔得湿蠕无比的小穴,大力地来回抽插,撞得李佳丰满的屁股一摇一耸,让他欲仙欲死,双手撑在地上,娇躯不断摇晃着前后迎合,口水沿着下巴流落,仰着头「好哥哥!」「好哥哥!」的尖叫。

    作为失败者的孙阳只能在旁边干看着,等他俩干了好几轮才轮到他,到他上场的时候,李佳那小屁眼、大白屁股早就被他们射满精液,看着如同公厕似的,里面也被熊伟的大号萝卜捅得松松垮垮,不复刚开始的紧致。

    孙阳此刻已经憋到有洞就想操的程度,看着又脏又松的小穴也不嫌弃,一根憋了许久的大肉棒又龙精虎猛的狂肏起来,一边干一边还使劲的扇李佳的大屁股,让他屁眼夹紧,在孙阳胯下嗷嗷直叫,最后失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