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8章 小石村的末日(求推荐收藏)

    青铜油台,豆大星火,明晦不定的教堂主教厅。

    约克的尸体旁站着一个身穿金边白袍的老者,如果有个见多识广的人士在场,他会告诉你,这身金边白袍是光明教会副主教级别的大佬才能穿的服饰。

    塞斯曼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哦,不对,他飘忽的眼神显示出他并未将注意力放在这死去的家伙身上。

    他正在想,到底有多少年没有被人骂过了。

    塞斯曼出身于贵族家庭,幼时就被送入修道院培养,那时院里教习管教严格,没少挨过打骂。后来学有所成,在家势力的推动和手段下,他在光明教会的地位日益上升,终于奋斗这么多年,从普通的神职人员升到了副主教。

    可以说,自从他当上神职人员后,就没有被人当面骂过。

    但是今天,他被一群农夫指着鼻子,喷着吐沫星子骂着。

    而这原本不过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神职人员监督巡查。他在村口下车后,局面还是一片正常的,那些愚昧落后的村民见到自己,均是一片崇拜敬畏的眼神。这种眼神、这种场面他再熟悉不过了,这时候,你只要走上前去,亲切的与他们交谈几句,这些农夫就会对你感恩戴德,敬畏有加。

    接着他就看见一大片人激动的向这边奔来,有些人甚至都没有穿鞋子。哦,这是一群多么虔诚的信徒啊。他记得自己当时就上前庄严的说道:“虔诚的信徒们,你们好,我代表光明神总会向你们致以亲切的问候。”

    “问候你老母!”

    他被喷了一脸的吐沫星子,然后就是十几根手指指着自己脸皮咒骂。各种乡土气息的骂人俚语,间还夹着一些向自己飞来的鞋子……这时他明白了刚才那些光脚的人鞋子到哪去了。

    “大人,这是杀死约克的凶器。”巴克拿着一根弩箭对精神恍惚的塞斯曼说道。

    塞斯曼怔怔看着这跟弩箭,材质普通,似乎只是普通的木料;做工更是粗糙,最重要的箭尖部分削的也不匀称。整只弩箭更像是一个小孩玩打仗游戏时所作的玩具。

    “有什么发现?”

    巴克道:“从约克身体的温度来说,死亡时间是十几分钟之内。死亡地点在告解亭,对方应该是假装信徒,近距离射杀。”

    “就这些?”这并不是塞斯曼想听到的内容,他才不管地上这蠢货是如何死的,他只想确定下来刺客的身份。假装信徒,手持弩箭,近距离射杀。这不能说明什么。

    巴克迟疑的道:“有弟兄在后院的围墙发现轻微的痕迹,约克的窗户上也被人留了暗门。如果那是刺客所留,那手法就有点专业”

    所为专业自然就是那些干着取人性命,收取赏金的刺客了。

    塞斯曼尖声讽刺道:“专业?你是说有刺客长途奔赴这里,用这玩具来杀一个普通的神职人员?他是穷疯了,还是说他只是路过杀个人玩玩?。”

    巴克也知道这结果有点站不住脚,只好道:“那就只能先从弩箭上着手,查下周围的猎户了。”

    塞斯曼嗓音更加尖锐:“哦?一个小村的猎户杀人,一个队的光明骑士竟然都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你是想说我们的光明骑士太废材吗?”

    说猎户所为,那就更站不住脚了。小石村地处内地,村民大都靠土地过活。也就是村南边有片小森林,即使有些猎手,那也只是下下套抓抓野鸡之类的,高明不到哪去。

    巴克索性闭上了嘴。

    塞斯曼在嘲讽两句后,陷入了沉思。光明骑士自然不是什么废材,实际上他们的综合战斗素质比一般帝国的骑士团都要高。他们都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那说明对手真的是专业人士。巴克的判断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哪个专业人士会这么不讲究呢?要知道杀个约克这样的低级神职人员,赏金是不会超过一个金币的。难道真的是路过?

    纠结的塞斯曼不知道,他们猜测的专业人士,此时正在离他们不远的树林里呕吐。

    不得不说,杀人和杀鸡鸭那真的是两码事。

    尽管在出手前,唐恩不停的告诉自己,对方是一个该杀的恶人,自己这是在替天行道。但是在看到约克真的死在自己面前后,他胃还是一阵翻滚。

    在勉强的处理好现场,等待那些村民到来之后。他匆忙的从后院翻出,直奔树林,吐了个昏天暗地。

    教堂,沉思的塞斯曼忽然开口道:“约克的死亡时间就是我们刚听到钟声之前?”

    “是的。”

    “你有没有觉得这也太巧了一点……”

    巴克心一动:“您是说……”

    塞斯曼仿佛想通了什么,微笑道:“我们的行程是固定的,只要是有心人,都能打听的到。我们的行走度较慢,但偏偏就是我们刚抵达村子的外围,就响起了钟声。”

    “您是说有人故意让约克这样死在我们面前?”

    “不止如此”,塞斯曼寒声道:“约克这个蠢货死就死了,但是他暴露出来的行为玷污了光明教会的荣誉,这一村子的人都不会再去信仰光明神。而且如果有心人鼓动这些村民将这件事情扩散……”

    “那简直太可怕了,这是一场灾难。”

    塞斯曼冷声道:“没错,而且更灾难的是这件事也会成为我们的污点。毕竟我是监督这一带神职人员的巡察使,而且该死的,我们竟然就在事发现场!”

    “这是有人要向大人泼脏水啊?该死的,这是谁?”巴克这时彻底明白了塞斯曼所想,不禁暗叹果然身在高位的人都不简单。而且这样一来,专业手段也解释的通了,毕竟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所为,那自然会请稍微专业的人士来做,以免留下破绽。

    “是谁现在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如今应该怎么办?”

    巴克脑子确实机灵,当即道:“要不就说约克早已经死了,是蛮荒邪教的人伪装成他?”

    蛮荒教,北荒部落的信仰宗教。与光明神殿是天生的死对头,两者信徒相遇,往往是不死不休。

    塞斯曼不置可否的道:“不错的主意。不过操作有难度,农夫是愚昧的,但并不都是傻子。”

    “那就对农夫用心灵神术,将他们这段记忆封印。”

    “有后患,有封印法术自然就有解除方法,到时更加不好收场。”

    巴克摊了摊手道:“属下愚昧,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塞斯曼微笑道:“慢慢想,总会有好方法的。有时候,我们需要换换思维,正如我们推断凶手的身份那样,凡是要往深处想。”

    往深处想?往深处想……巴克看着微笑的塞斯曼,忽然就是一个激灵灵的冷颤。难道是……

    看到巴克脸上变幻不定的表情,塞斯曼挑了挑眉毛微笑道。“哦,看来你又想到好方法了。我当时挑你做守护骑士长时就夸过你脑子机灵,说出来我听听。”

    巴克喃喃的张了张嘴:“要、要不将……将农夫都……都、都……。”

    “都什么?”

    看着塞斯曼深不见底的眼神,巴克一咬牙道:“都杀死!”

    呼……说出来后,巴克忽然有种怪异的放松感。这种感觉就像他小时候,为了向同伴证明自己够男人,装作满不在乎的一剑将养了多年的狗杀死的感觉一样。

    塞斯曼未说话,只是微笑的拍了拍巴克的肩膀。

    巴克俯身低下头,表示谦卑的感谢。

    “大人,村民们聚集在教堂门口,要求您出面做出交代。”一光明骑士进来报告情况。

    门口的咒骂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

    巴克深吸一口气道:“守住门口,不要让他们进来。先安抚他们的情绪,就说我们已经查到了眉目,十分钟后,向他们宣布情况。”

    “是。”

    “还有,做完这一切后,大家到教堂后院集合。”

    “是。”骑士领命离去。

    “大人您看……”

    “你做的很好。”塞斯曼微笑道:“神圣光明骑士堂要招收新的血液,我这有一个名额,等这趟巡查完后,你就去试试吧。”

    巴克狂喜道:“谢谢大人栽培。”

    神圣骑士,那可是光明教会的顶级骑士,不管是地位、还是武力都是教会的坚力量。而这些骑士的产生,都是由神圣光明骑士堂所出。只要在其培训合格,就可以成为神圣骑士。

    “这是你应得的。”随即,塞斯曼拿出了个散发出浓郁白光的水晶交给巴克道,“找个地方放好。”

    “神罚水晶!”巴克大惊。

    塞斯曼很是不舍的看了眼那水晶道:“是啊,这就是神罚水晶。这是我多年来得到的唯一一块,可惜啊……”

    “您、您是要用这个毁、毁灭村庄?。”

    “只有这样才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还有,让你的骑士闭上嘴。最好忘了这件事情。要不然,麻烦的是你。”

    “是,巴克永远向大人效忠。”

    …………

    五分钟后,漆黑的夜空。

    一道白光忽然从天而降,直接击向了小教堂。

    就像是一粒火星扔入了一堆火药里面。小教堂忽然发出刺眼的白色光芒,气浪向四周翻滚,直接吞噬了整个村庄。

    村南,树林边上。巴克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劲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塞斯曼则是皱了皱眉头道:“我的马车。该死的,别让我知道这是谁陷害我,否则我一定让他上绞刑架。”

    塞斯曼的华丽马车停在教堂门口,太过显眼不好转移,只好让其和小石村一同毁灭了。

    巴克心一寒,两百多号人命啊。但在塞斯曼的眼,这甚至都不如一辆马车。

    白光来得快,去得也快。片刻,眼前就恢复清净。只是小石村再无哪怕一丁点的痕迹了,这里成为了一块凹下去的焦土。

    塞斯曼道:“做个圣灵碑,另外派个人向这封地的骑士说明情况……理由不用我教吧?”

    “是!大人放心。”